幕后黑手常年喝假酒

【得了啥也不会干只会舔太太们赞美太太们的病】
封面“せかいぜったい”来自于GREYLIN太太两心不乱系列的第二章标题“世界绝对”!爱!
/感谢太太们分享自己的爱
好爱你们T__T
每天每天都好幸福
赞美全世界【泪如雨下.JPG

【异次元征文】假如世界没有爱豆

哈纳:

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在这个号上发这个原创故事 也算给自己拉拉票

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很努力的想出一个有趣的脑洞 希望大家能看到最后

新年快乐!下一篇故事应该是千宏啦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01

我是一个普通大学的普通追星少女,大学生活就是舔爱豆美颜,帮爱豆投票打榜,并且在看爱豆电视剧的时候延伸出一些不洁幻想。

我的小哥哥叫詹姆士,我们都亲切的叫他詹宝,我们都是他的小粘糕。詹宝天赐神颜,在我心中腿长两米,肤若凝脂,潘驴邓小闲,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,微笑起来像是全世界的星星都落在他身上,但是小哥哥明明可以靠颜值却一定要靠实力,23岁的年纪,已经在影视歌领域都取得了卓越的成绩。

长着这样一张仙子的面孔,他也对人却总是很冷淡,永远戴着一副耳机隔绝在自己的世界里,小哥哥就是这么完美的爱豆。

我人生的终极目标就是草他,在那之前我可以饭一辈子。

当然詹姆士有多火黑粉就有多猖狂,总是编些假料,嫉妒我爱豆的才华,说什么唱歌修音演戏替身,这种时候我第一个站出来和他们大战三百回合。

正当我撕的热火朝天,一条微博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为詹宝拍烂小灯:@爱豆模拟器中国,感谢给我和詹宝约会的机会!!太逼真了!完全想不吃饭不睡觉的用!

她是我认识多年的小姐妹,挺正经一个人,不像会在微博上打小广告的。

“爱豆模拟器?”我缓缓念出声音,疑惑的点了进去。

账号里充斥着各种迷妹的repo,“太爽了”“不想摘下来”,附图只是一个其貌不扬的VR设备。

凭借这玩意真的可以和爱豆约会?

好奇心驱使我点进官网,今天刚出的产品全球已有5000万的销量,我下拉鼠标看简介:

“想和爱豆近距离接触吗?”

想想想!

“要和爱豆一日约会吗?”

要要要!

“想被爱豆壁咚吗?”

咚咚咚!

“2035年最新VR体感科技,加以五感设计,全面还原您与爱豆亲密接触的心动,全真体验,只需29999!”

看到最后一句话我一下颓了。这么贵!有钱都去追了好几场演唱会了,知不知道世界上最穷的就是大学生啊!

拔草!拔草!



02

自从上次拔草了爱豆模拟器,我再也没关注过这档子事,甚至微博屏蔽了关键词,眼不见心不烦,毕竟和那些有钱人也不是一个阶层,我打算继续按照自己的方式饭爱豆。

三次元的生活平静的过,微博却渐渐变得有些不对劲起来。刷出来的微博从每小时25条,到一天25条,到现在一整天都刷不出几条。

不对啊,我记得我的小姐妹们可都是一个比一个闹腾,我点进和我关系最好的“为詹宝拍烂小灯。”,发现最近几条微博都是好友圈。

“沉迷爱豆模拟器,一天一夜没吃饭。”附上一条咸鱼.jpg。

“买了新出的能量补充水,这样撑三天是没问题了,不想有任何人打断我和詹宝的甜蜜约会。”

最近一条微博是一周前。

“模拟器真的会上瘾啊。”

我又刷新了好几遍她的主页,最近更新依旧是一周前。要知道她以前可是每次都会被刷到禁言,更何况前几天詹姆士还出了新歌,居然连一条打榜微博都没有。

我赶紧又去看了几个停更的微博。

爱豆模拟器。

还是爱豆模拟器。

几乎所有停更的微博里都有这样一个关键词。

奇怪,难道模拟器的魅力比詹宝本人还要大?

03

我抽了一个周末,专门去了模拟器的实体店。

和我想象中的黑心小作坊不同,实体店窗明几净,通体白色,穹顶的设计极具现代感,每一扇窗户上都有明星的全息投影,全都是些熟悉的面孔。

几位服务员毕恭毕敬的走上来:“您好,请问您的爱豆是哪位?”

我被她一上来的热情吓到了,毕竟二十多岁还喜欢爱豆是件有点害羞的事。

“詹...詹姆士。”我提到他的名字就脸红了。

“詹姆士.威尔.高登.伊夫斯基是吧。请您跟我往这边走。”

“你是一个叫出我爱豆全名的路人!”

“爱豆的事,怎么能叫我们路人呢?我们公司就是为迷妹而服务的。”

服务员把我领进一个黑色的房间,房间中央是詹姆士的动态全息投影,我走过他身边,他把耳机摘下来回过头,一双狭长好看的眼睛刚好和我对在一起。

我的心跳一下漏了一拍,下一秒赶紧拿起相机自拍。

服务员温柔的对我笑笑:“那只是投影,和我们真实的产品差远了。”

“这是体验区,这里还有几副设备可供体验。”

我拿起座椅上的一副设备架在眼睛上,透过模拟器环顾四周,和真实的世界并没有任何差别,我悻悻的摘下设备放在一边,扭头去看旁边几个正在接受体验的粉丝,每个人的头顶都连接了一个小屏幕。

服务员赶紧殷勤的解释:“屏幕里可以传感体验者脑内的画面,让您更直观的了解爱豆模拟器的绝佳体验。”

第一个屏幕里,女孩正穿着围裙做菜,身后詹姆士坐在一个大号摇篮椅里,像个大龄儿童,女孩做好了饭,装在一个兔耳朵的卡通碗里,一勺一勺喂他吃饭,詹姆士用沾着饭粒的嘴亲了女孩一大口,戴着设备的女孩立刻发出痴痴的笑声。

什么鬼!屏幕里的人除了有一张詹姆士的脸,简直和他没有半点关系,我皱了皱眉头,看向第二个屏幕。

女孩正被詹姆士圈在怀中,他倚在床头,下巴搁在女孩下巴上,一页一页为女孩念书。

这根本不符合他性冷淡的形象!他怎么可能对女生那么温柔”更别说把下巴蹭在别人的油头上,难道不知道詹宝有洁癖吗?

我环顾了一圈,有玩女装play的,有霸道总裁式壁咚的,有骑着单车演青春校园的,总之没有一个人脑补的是真正的詹姆士。

我指着一个黑掉的屏幕问服务员:“这怎么回事?”

“当体验内容过于私密,我们会采取隐私保密措施。”

我哭笑不得,他们就为了这些毫无意义的幻想,抛弃了真实的詹姆士?即使整个饭圈都空了没有人再帮詹姆士做事,也不如一己私欲来的重要?

“这都是他们幻想出的爱豆啊,根本不是真正的爱豆啊?”我的音量不自觉提高了。

“那您觉得,您饭的就是真正的爱豆了吗?”

“我.....”我刚想反驳,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海中升腾起来。

我喜欢的詹姆士,是真正的詹姆士吗?

“迷妹又何尝有高低贵贱呢,他们只是过滤得到一些信息,加以自己的幻想,拼接出了一个虚拟人物,爱豆只是一个空壳,为其注入灵魂的,不就是你们吗?”

我后退一步,脑海里一片混乱。

“所以爱豆模拟器才是你最好的选择,没有绯闻,没有黑料,是全身心属于你的啊。”服务员依旧笑眯眯。

“对.....对不起。我不买了。”我快步走出店门,背后慢慢升起一股凉意。

“欢迎下次光临,我们永远为迷妹服务。”

我跑了起来。



04

我回到宿舍,其他室友早就熟睡了,我躺在床上干瞪着眼睛。

我知道这样下去,不要说詹姆士,整个娱乐圈都会完蛋的。

我想到詹姆士第一次得奖,我和几个粉丝投了三天三夜,想到他第一场演唱会,我坐在底下为他应援,大喊他的名字,想到第一次电影发布会,我们几个粉丝在台下鼓励詹宝不要紧张,他的一切荣誉和光环都是我们亲手堆砌出来的,我不能让他又毁在我们手里。

不出声就代表软弱。不反抗就要被打倒。

我飞快爬起来打开电脑,输入了“反爱豆模拟器联盟”,创立了群组,然后打开微博编辑长文章,打上一连串tag。

#还你模拟器的真相##醒来吧迷妹们##爱豆模拟器的危害#

我买完了推广,@完营销号,天已经蒙蒙亮,我沾上枕头就睡着了。

醒来之后,群组被删,所有文章都消失了。

切,这不是上次公司打压詹姆士时候一样的伎俩吗?删帖?删帖我就不会再发吗,干什么都不要和我们这些迷妹过不去!

我再一次发文,再一次打tag,@了所有营销号和我首页的小姐妹。

又被删了。

再发。

再删。

再发。

我乐此不疲,并且越发的热血沸腾,好像整个饭圈都架在我的肩上,我不止在网上发帖,还在校园里发传单,在广播里大声发声。

“抵制爱豆模拟器!醒来吧!迷妹们!”

我的声音在校园里传出一圈圈的回声。人们抬起头片刻,继续低下头往前走。

我再也没有时间关注詹姆士,但我知道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。再快要坚持不下去的凌晨十分,我就会看着桌前摆在相框里的,我最喜欢的一张生写。

詹姆士坐在草地上,抱着一把吉他,依旧带着耳机,阳光把他棕色的头发镀上一层金色的光。

明明拿那么冷漠的眼神看着我,我却觉得全世界春天的花都开在心上。



05

然而,每一个明星微博的转发都越来越少了。

机场里的粉丝一天比一天少,直到再也没有机场图流出,有明星这样发微博调侃:“第一次看到机场全貌,我是过气了吗?”

好几场演唱会紧急停止,因为根本没有人来买票。

上课的时候都有好几个我认识的迷妹无故缺席,大家却都像没事人一样;“哦她啊,最近玩那个爱豆模拟器玩的不要不要的,搬出去了,劝不动,嫌我们烦。”

所有的迷妹,爱豆,和追星有关一切,就像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一样。

詹姆士也像从世界上蒸发了一样,上一条微博永远停留在四个月前,那是爱豆模拟器还没有发布的时候。

我这些努力,真的值得吗?

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头发又油又乱,双眼因为睡眠不足深深地凹陷下去,脸颊臃肿,布满了暗斑,我不敢相信镜子里面居然就是自己。

如果成为一个不追星的普通女孩,会不会轻松许多呢?

脱饭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,我使劲晃晃脑袋,为了詹姆士,我还不能放弃。

这天我一刷新微博,一条热门微博赫然闯入我的视线。

旗胜文化娱乐公司:我司发出以下声明,从今天开始,旗胜文化娱乐公司正式更名为旗胜模拟器公司,旗下所有艺人自动解约,其形象及数据将保留在模拟器中可供大家使用。

旗胜是詹宝公司的竞争对手,也是个很大的公司,我差点笑了,这公司怎么那么蠢,迷妹还不把公司给掀了。

我点开转发,愣住了。

“太好了,我爱豆就是这个公司,模拟器用起来肯定更爽。”

“模拟器什么时候出!?等不及了!”

为什么没有人关心真正的爱豆?你们的爱豆都被解约了诶!?

这世界到底怎么了?

就像多米诺效应一样,同一天,四五家娱乐公司宣布转行模拟器。

电视台做出积极报道:这是一场科技和娱乐的双重革命。

我的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第一反应就是点开詹姆士的微博,看到简介里还是他公司旗下的签约艺人,在今天还发了一条时隔四个月的微博:谢谢你们的陪伴[偷笑][偷笑],还附了一张阳光灿烂的笑容。

曾经一切想要脱饭的念头立刻被巨大的激动淹没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您还在真是太好了。”

我甚是看不到,我是在转发的僵尸粉堆里,唯一一个鲜亮的头像。



06

手机“叮”的一声亮起来,我半梦半醒的一瞥。

特别关注:@长风国际文化有限公司.....

我差点滚下床,詹姆士的公司发博了!

我上拜天下拜地还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,深吸一口气点开了微博。

诶.......不是解约的微博啊。

“想和爱豆亲密互动吗?想和他一日浪漫约会吗?机会就在现在,参与#与詹姆士的专属约会#免费体验詹姆士的男友力吧!详情请私信官博。”

我花了一分钟在脑海中整理了这段话,中途脑子死机了好几次。

“免....免费和詹姆士约会!??”

我顿时觉得上天刚刚一定听到了我的声音。

我立刻点开与公司的私信,把以前骂公司的私信通通删除,打了一大段话,把我喜欢上詹姆士的心路历程都敲了上去,情之深感之切,就剩一把鼻涕一把泪了。

发送。

不到一分钟已读。公司以前是从来不会看粉丝私信的。

再过一分钟,公司给出一个时间和地址。

“恭喜您,您已获得参与资格,期待您的到来。”

期....期待您的到来?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”

我在床上来回翻滚,咬住被子无声尖叫,脑子噼里啪啦瞬间爆炸夷为平地,耳边充斥着360度环绕立体的心跳声。

脸上的表情一下垮下来,眼泪好像要夺眶而出了。我就知道我以前无数次抽不中演唱会见面会生日会握手会,就是为了这一次的大招。

我端着手机看了一遍又一遍约会的地址,我好像已经能想象他走在我身边,身上散发着阳光的气息,裹着围巾的脸只露出一双迷人的眼睛,骨节修长的手无意识地拽住我的袖口。

“嘤.....”我憋不住地发出声音。

“妈的吵死了。”

下铺舍友亲切的往我床板一踢,让我瞬间闭嘴。

06

我敷了整整两周的面膜,终于要和詹宝见面了。

我飞到他的城市,喷了每一滴都是钱的香水,零下两度还翻箱倒柜出露腿的小裙子,路上结冰还踩了一双恨天高。

工作人员让我在公司总部等着,我焦灼的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抖腿,一想到詹姆士随时可能出现,立刻正襟危坐做乖巧状,过了两分钟,又开始提心吊胆的抖腿。

我正抖到忘情处,突然一双手从我肩膀后面伸过来,把我的脸抬了起来。

我眨巴眨巴眼睛,看到一个黑不溜秋的口罩,再往上是一双熟悉的,会说话的眼睛。

那双眼睛看到我立刻露出两道深深的卧蚕。

“詹......”

我感受到指尖的触感,突然意识到詹姆士的手还捧着我的脸,面部温度瞬间飙升,完了,不能呼吸了。

我赶紧挣脱他的手,大口喘了两口气,终于想起来我的台词。

“詹....詹姆士,我....我超级喜欢你。”

“我也爱你。我爱我的每一个粉丝。”他立刻接了话,继续保持着阳光灿烂的微笑,和平日里清冷的他判若两人。

我没太深究,继续回忆我在心中打了无数遍腹稿的话:“可以的话,我能请你一起吃饭....吗?”

“吃饭来不及了,我们要先看演唱会。”

“演唱会,什么演唱会?”

“我们公司的群星演唱会呀。”

“可我.....”

我一脸懵逼的被他拉上了公交。

“来不及还坐公交?”

“想和你坐在一起看窗外风景,不要吗?”他刷了两下公交卡。

“要!要!”我小鹿乱撞,帮我刷公交卡是他对我最大的温柔

虽然我根本不饭长风国际的其他爱豆,但詹姆士坐在身边,台上是谁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,我往场内走,詹姆士拉住我:“你忘买票了。”

我一愣,陪公司艺人来看演唱会,还要买票?

票务处亲切的对我说:“现在只有2080的摇滚区门票了,您要和您的男朋友一起买吗?情侣价4000。”

“不....不是男朋友!不是的!”

鬼相信一个票务人员会连詹姆士都不知道,但我还是满脸通红地看了看詹姆士,发现他拿鼓励的目光深情地看着我。

并且丝毫没有掏腰包的意思。

我手里根本没有那么多现金,但我想到刚刚詹姆士为我刷的那次公交卡,我默默掏出了信用卡。

我提醒自己,你要记住,你是詹姆士的提款机。

因为要身份证信息,詹姆士把身份证递给票务员,我瞥了一眼,看到了一张和万千市民朋友一样接地气的磕碜证件照,和一个名字。

赵光明。

一个和万千市民朋友一样接地气的普通名字。



07

开演唱会的地方不是体育馆,而是体育场。一个露天的操场,在上面搭了一个棚子。但摇滚区确实很摇滚,因为整个操场上确实没有搬来一张椅子。

来看演唱会的人除了我们,其他人好像都带着工作证,最后全员谢幕的时候台上的人比台下都多。

看完演唱会我和詹姆士走在大街上,虽然没有阳光,他也没牵上我的袖口,但当真正体验到这一切,我觉得不需要这些情节,就这样一直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就足够了。

我一路盯着詹姆士,生怕这一天会结束的太快,他的鼻尖被冻的红红的,脚尖踢着树叶的可爱模样可以让我立刻忘记刚刚花了4000块看了场莫名其妙的演唱会。

“演唱会太吵了,我们去听巴赫的音乐会安静一下吧。”

“好好好!”我又一下没控制住表情。

巴赫是詹姆士最喜欢的音乐家,他说他对音乐有洁癖,只愿意和喜欢的人分享音乐,因为对他而言,分享音乐就是分享灵魂。

我当然要和詹姆士分享灵魂!!

“那就好,我刚好知道今天有一场。”

世界上总有这种巧合,就有这样一场巴赫音乐会,正好在今天,正好在演唱会结束后一小时,正好也有情侣票,1000。

我把钱交给票务员,撇到了他工作服胸前的一行小字:长风国际娱乐公司。

我又回过头看了看詹姆士,他正拿着一本全英文的宣传册,读了一半的样子,看我买好票,挥挥手招呼我过来。

我强挤出一个微笑,加快步子跑到他身边。

也没告诉他宣传册拿倒了。

曲子演奏到勃兰登堡协奏曲第一乐章,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曲子。

因为詹姆士,我听了这首旋律无数遍,过去无数的画面在我脑海里翻飞,我禁不住兀自开口:

“你不是说分享音乐就是在分享灵魂吗?我记得第一次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就去听了这首曲子,觉得你一定是一个单纯又深奥的灵魂。”

“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这个场景,我们坐在一起看音乐会,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的机会,也许我对你的爱只是你收到的百万分,甚至千万分之一,但你却是我的百分之百。所以过了今天,你大概很快就会把我忘了吧,但我到80岁都会记得今天晚上,我曾经靠你那么近。”

詹姆士靠在了我的肩膀上。

我的肩头一麻,心快要跳出来了。

“呼......”

这阵鼾声在和谐的交响乐里格外刺耳,我赶紧捂住他的嘴。他嘴巴微张,双眼紧闭,睫毛一颤一颤的,像个数学课睡觉的小朋友。

乐章往高潮推进,音符一层层叠加,恢宏壮阔。在童话般欢快的旋律里,我竟然有点难过。

虚构的名字,虚构的性格,虚构的内涵,还有一场为了圈钱虚构的约会。

我又想起模拟器服务员说的那句话。

我饭的就是真正的爱豆了吗?

“是吗?”

我问他,他没说话。





08

看完演唱会天已经暗了,雾霾很重,整个城市被路灯晕染成一片昏黄。

我们站在公交站台,是平时的一天,站台上都是刚下班的上班族,还有讨论去哪儿吃饭的小情侣,所有人都低头玩着手机,只有我们两插着口袋,就像两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,没有人认出这是一个明星在和粉丝约会,因为再也没有什么迷妹了。

我偷偷看他一眼,他的脸飞快的就红了,赶紧把口罩往上提,都快盖住眼睛了。

“噗嗤.....”

说什么对女生冷淡面瘫,原来分明是不会应付嘛。

“你.....你笑什么?”

“没有没有没有。”我憋着笑摆手,“看到你太激动了。”

“什么嘛,都看了一天了。”

我们就这样站在站台,看着车来车往,人去了又来。

“车怎么还不来....”他搓搓手,估计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。

“詹宝啊,我问你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见面会,就不到100人的那次,台下有人对你说把背挺起来,你说你永远不会忘得.....”

“我......”詹姆士皱了皱眉头,好像很努力的在回忆。

“那人就是我。”

“啊!我记得!我想起来了!原来那人就是你啊....高高瘦瘦,和现在一样漂亮。”

“嗯,记得就好。只是我当时不高不瘦,也不漂亮。”我冲他笑。

“哎呀你看车都来了,走走走我们上车。”

他还是刷了两次公交卡,回头找我,发现我还插着口袋站在站台,冷风把我的头发吹的东倒西歪。

他张张嘴,眼神又突然慌了,好像要叫我的名字,可他根本就没有问过我。

“走不走啊!”他被人群挤进了黑压压的车厢里。

他第一次见面会的时候,我整整150斤,我在说完那句话之后,他说我永远都会记住你的,小胖。说完全场都笑了。

就是因为那句话我饭了他那么久,我为了他拼命的瘦下来,就是为了让他见到一个更好的自己。

但原来他从来没有记住过我。

那无数个失眠的深夜,无数次为了他奋起呐喊,为他熬出的白发,为他哭红的眼眶,一切一切为他的努力,他从未知道,更从未记住过。

“拜拜。”

我冲公交车挥挥手,看它开进了夜幕里。

这一次,我是真的脱饭了。



09

我删掉了所有和詹姆士相关的关注,关注了美妆,穿搭和代购。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,白天认真听课,偶尔睡觉,晚上写写论文,刷刷微博,和室友聊聊天。

我努力忘掉詹姆士,努力忘掉爱豆模拟器,努力忘掉之前的一切。

我在努力做一个普通的女孩。

一周后,微博上刷出新闻:詹姆士二度与粉丝约会,竟是公司在诈骗粉丝财产,粉丝当场要起诉,詹姆士一怒之下说出“如果不是没钱怎么会沦落到约会粉丝。”

公司紧急停止詹姆士一切活动。

我飞快地锁上手机丢到一边,告诫自己三遍:我脱饭了我脱饭了我脱饭了。

又过了一周,我和室友在食堂吃饭,她刷微博,我埋头吃饭。

“诶诶诶你看你家詹姆士......”

“别和我说,我脱饭了。”我继续埋头扒拉盘里的菜。

“诶不是诶,他好像和公司解约了.....”

我的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一瞬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。

我一把抢过室友的手机,不顾她一脸“就说你脱不了饭”的得意表情。

“长风国际文化公司:我司郑重声明,近日我司将正式转型为模拟器公司,旗下艺人将不再续约.....”

我等不及看完全文,立刻微博搜索詹姆士,发现所有的内容都消失不见了,我又翻我以前的@,点进@詹姆士James,只看到一片空白和一行小字“用户不存在”。

詹姆士被这个世界彻底抹除了。

我猛地站起来。

“哎呀反应那么大,你不是脱饭了吗哈哈哈哈哈?”

我转身跑了起来。

“诶诶,你干嘛?”舍友被我吓到。

我没理她,一路跑出校园,拦了辆车,喘的连不成一句话“去....模拟器.....公司。”

都是因为模拟器公司。是模拟器公司毁掉了詹姆士的一切,也毁掉了我的一切。

如果没有这个公司,就不会有那么多迷妹离开,如果没有迷妹离开,他的人气就不会暴跌,詹姆士还会一直唱歌,一直演戏,一直离粉丝远远的,他就还是那个迷人的仙子小哥哥詹姆士,而不是爱慕虚荣不善言辞的赵光明。

车窗外的景色飞驰而过,路上的人行色匆匆,表情冷漠,各自忙碌于各自的生活,一切正常旋转,只是这个世界上,再也没有爱豆了。

我的眼睛渐渐模糊,好多画面在眼前闪现,拿着奖杯闪闪发光的他,参加综艺时候笑出牙龈的他,拍戏的时候认真看台本的他,模拟器公司里虚拟建模的他,走在傍晚的大街,不敢看我的他。这些画面都像气球一样升腾到空中,“砰”的一下消失不见了。

抬头一看眼前已经是模拟器公司的大楼。

和几个月前一层式建筑不同,模拟器公司包下了一整栋写字楼,我拿起一本宣传册,除了模拟器服务,这里还提供模拟器玩家的售后服务,三层往上都是房间,全市有将近一半使用模拟器的粉丝住在这里,每天有人为他们提供叫醒,喂食,等最基本的照顾。

我一想到这里躺了整整一栋楼的活死人,不禁不寒而栗。

我走进一楼,服务员早就笑容可掬的在柜台等候。

“我要找老板。”我直截了当。

“请问对我们服务有什么不满.....”

“你们害我爱豆解约了!!”我的声音骤然提高,“我倒是想看看你们这公司到底是有多硬的后台才营业下去的!”

“啊您是说长风娱乐?怎么能说是我们害得呢?这件事情要闹也应该去他们那儿闹啊。长风娱乐抢了我们的生意,我们才是受害者呢。”

“受害者!?你说你们是受害者!?”我两只手“啪”地撑在桌子上,“你看看,那些好好的姑娘,被你们这个东西荼毒,搞得人不人鬼不鬼。好好的爱豆,被你们弄得一个个解约,赔偿高额解约金,下落都不明,这就是你们的目的吧?你们就是想搅得全世界都不得安宁吧?”

“哎呀我们公司哪有这本事,粉丝出了问题只能怪爱豆,爱豆出了问题只能怪粉丝,真的不关我们什么事。”

“你.....!”我咬牙切齿。

“你也先别冲动了,我去联系一下老板,你不是想见他吗?你先跟我到会议室吧。”

她把我领到会议室,笑眯眯的说“请在这儿等一下。”就关上了门。

然后我听到了“咔嗒”一声。

我一下意识到不对,赶紧去转门把手,转不动,又推了好几下门,依旧无果。

我被锁在了里面。

“放我出去!!!你们这是非法拘留!我要告你们。”我急促地拍门,“放我出去!”

我奋力敲门,手被敲的生疼,窗外的光线一点一点暗下去,会议室离大厅很远,没有一个人听到我的声音,我绝望地靠着门板滑下来,脸贴在膝盖上,说好的做普通女孩呢,现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在演电影呢。

一股倦意袭来,我蜷着身子睡过去。

“咕噜——”

我突然被肚子的叫声惊醒了,不知道过了多久,外面投射进来几缕清晨的阳光,我倒在地上,头疼欲裂。

突然,和我视线平齐的书柜里,一份文件攥住我的目光,我一字一句的念出来。

“关于‘粉丝模拟器’企划重要文件。”

粉丝模拟器?这是什么?

好奇心驱使着我打开了文件。

“介于爱豆模拟器资源饱和,虽然我司已经开发爱豆模拟器照顾服务等项目,但要达到上半年的收益还是有一定难度。”

“我司应瞄准明星市场,近日被解约的明星数量很多,如果设计这样一台模拟器,在模拟器中,每一个明星都是最当红的状态,可以重新感受到粉丝的爱与热情,明星将会成为一股极强的购买力。”

“不仅明星,所有有意向享受明星待遇的普通人,皆可购买这款模拟器,由于受众面不同,明星模拟器的价格可以比粉丝模拟器更加高昂,这样我司一定可以在下个季度有质的突破。”

我咽了口口水,往下翻了一页。

“粉丝模拟器试用期购买名单”。

一股恐惧瞬间攥住我的大脑。

这一纸写满的,都是曾经当红小生花旦的名字。

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像蚂蚁般密密麻麻的排列,几乎是整个娱乐圈的半壁江山。

我一眼看到那个印象太深刻的名字。

赵光明。

娱乐圈从来没有一个叫赵光明的人。

我的手紧紧握住,把文件都弄皱了,我还是没办法脱饭啊,谁让自己爱豆那么不省心呢?

门一下被推开,我赶紧把文件藏在身后,一个拿着扫帚的大妈走了进来。

“说了多少遍不要随便锁门,找钥匙很麻烦的好伐?”她的扫帚碰了碰散在地上的文件,“还要伐?”

“要要要!”我赶紧应和。

大妈把门大敞着离开,走廊很长,阳光把走廊尽头照射的模糊,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热血。

我扶着桌子慢慢爬起来,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。

我要救他。

模拟器之所以可以让那么多人倾其一切,就是因为抓住了人性的弱点。

粉丝缺少爱,所以去寻找爱豆,满足自己心里想要支配或服从的欲望,明星缺少爱,所以要欢呼,要掌声,要让粉丝支持他们走下去。

这世界上有那么多寂寞扭曲的灵魂,唯有爱可以拯救一切。

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我最后一个人爱他,那就让我一个人,去拯救他吧。




10

我按着购买名单上的地址摸到詹姆士的家,在这栋一线城市黄金地段开辟出的大别墅前,一脸懵逼。

当时脑子一热就冲了过来,发现,我他妈根本进不去啊?

我正一脸惆怅的来回踱步,远处突然出现一个微胖男子的身影,朝我走过来,吓得我赶紧躲进了一旁的灌木丛里。

他就是詹姆士的助理,整个饭圈闻风丧胆,出了名的铁面无私,对私生狗仔毫不手软,只要有他,任何人都别想靠近詹姆士半步。

“出来吧。”他的声音移动到了我头顶。

我吓得缩成一团。

“你是私生还是狗仔?”

“不.....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“不管你是私生还是狗仔.....快进去吧!”助理说着拉开了铁门。

我满头的问号。

“我已经不是他助理了,他被解约的时候我已经被解雇了。”

“可能作为助理的我会把你赶走,让你付法律责任,但作为他朋友的我求你进去,如果能曝光到媒体最好,他需要关注,现在的他太可怕了,救救他吧......”

“好,我去,我去救他。”

我径直跑进去,看到詹姆士就在阳光普照的阳台上,刚好在一束光的照射里,但那个身影瘦的太过分了,就像一件衣服空壳摊在躺椅上。

那真的是詹姆士吗?

我又往前走了几步,看清了他的脸,几乎被惊呆了。

他瘦的几乎不成人形,双颊凹陷下去,每一个关节都如同木偶般分明,没有修剪的头发一簇一簇的在脖子两边,下巴布着一层细密地胡渣。他的手上扎满了针孔,躺椅旁的一瓶葡萄糖在静静为他输液。

“得这个奖....最感谢的.....就是我的粉丝们.....”他带着模拟器,哑着嗓子喃喃,脸上是他得奖时标准的微笑,因为太过瘦削,笑容都走样了。

我曾经光芒万丈的爱豆,现在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。

我一下子又生气又难过,血液充上脑子,我用尽最大的力气把模拟器摘下来,扔在地上摔得稀烂。

几秒钟后,詹姆士猛的睁开了眼睛,他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。他迷茫的看了看四周,又看了看我。

他看了看地上摔得支离破碎的模拟器,表情一下委屈起来:“我的模拟器.....你还我模拟器.......你是坏人.....”

“啪。”我冲着他的脸扇了过去。

他一下怔住了。

我也一下怔住了。

我没想到有朝一日我还可以扇自己的爱豆一巴掌。

詹姆士浑浊的眼神渐渐清澈起来:“是你.....”

“是我。”

他捂上自己的脸:“你这一巴掌打的那么重,要是留印子怎么办,公司又要罚我钱,又要带我去做手术,我以后怎么演戏,怎么见粉丝......”

“你快醒醒吧。你公司把你开了,没有人会找你演戏,你的粉丝也都在模拟器里和你约会,根本就没人在意你了。就算我不打你一巴掌,你也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。”我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,竖在他的面前。

他颤抖着手抚过自己的脸,屏幕里是一张人不人鬼不鬼的面孔。

有一滴泪顺着瘦骨嶙峋的脸颊,弯弯曲曲的滑落下来。

下一秒,他张开双臂,紧紧抱住了我。

我瞬间睁大了眼睛。

心率飞快的加速,他把我抱的那么紧,紧到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的骨骼,可以听到我们的心跳交叠在一起。

我下意识的想推开,耳边却传来詹姆士带着沙哑的声音。

“就抱一会儿,求你了。”

气息吹进我的颈脖,酥酥的,痒痒的,我一下就缴械投降了。

他埋在我的颈窝里,身子一抽一抽地,我感觉到衣服被一层一层浸湿了。

“不该是这样的,本来不该是这样的....”

我已经忘记他是我的爱豆,他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我只想轻轻摸一摸他的头,抚平他眉心的皱褶。

“我不想假唱,不想拍国产烂片,不想炒作,不想被潜规则,我一点也不想当个爱豆,我小时候只是一个喜欢唱歌又五音不全的傻逼而已啊。”

“后来我交钱,我被潜,终于赢了选秀,以为我窝囊这么久梦想终于可以开始了,可你看看我成了什么!?一个化妆凹造型的基佬!那根本就不是我,我要按着公司给我安排的人设活着,说这样才能火,对,你看到的那些都是我的人设而已.......”

“一开始我不愿意这样,可我后来仿佛就停不下来了,掌声,欢呼,金钱,权利,跑车,别墅,慢慢取代取代我的氧气,我就像中毒了,上瘾了,没有了这些我一秒都活不下来,为什么我要为了我本来不想要的东西,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,我这究竟是怎么了,快救救我 ......救救我吧.....”

“我这不是来了吗。”

我把他扶起来,大拇指抵住他的眼窝,擦掉他的泪水。

“我以前说过哪怕这世界上只剩一个迷妹,我也会是最后一个,你看我这flag立的,还真成最后一个了。”

“喜欢一个人很简单,就像喜欢一个爱豆很简单,只是因为一首歌,一支舞,或者单纯的因为长得好看,就可以喜欢上他。”

“但爱上一个人很难,你要包容他所有的不足和缺点,看过了他最狼狈和不堪的样子,但你依旧不愿意放弃,这才算爱啊。”

“赵光明,我爱你啊。”

我泪流满面,像无数次在日记,在微博,在演唱会上对他说的那样吼了出来,但这次我们却靠他那么近,近到可以在他的瞳孔里看见自己。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他像无数次对粉丝说过的那样对我说。

但这次他的跟前再也不是一望无际的荧光海,他的眼里,只剩我一个。

“唔.......”

我的嘴唇一片温热。

他的手搂住我的后颈,变换着角度,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,似有若无地碰在我的脸上。

我后知后觉的发现。

这是一个.......吻!?

我要幸福的晕过去了。



“啪。”

世界突然一片黑暗。

我抽了一口气上来,猛的睁开了双眼。

一股巨大的无力感瞬间覆盖了我的四肢,我用尽力气撑着眼皮环顾四周,熟悉的地方,黑色的穹顶,一长列连着小电视的座椅,还有一个熟悉的3D建模,毕竟他三秒钟之前才亲了我。

“小姐,小姐。”

声音恍恍惚惚从头顶传过来,我看到服务员那张永远热情饱满的笑脸,和她手里,和我有八辈子血仇的模拟器。








“您已经体验一整天了,请问,要购买吗?”







END



【伝えたくて 伝わらなくて
时には素直になれずに
泣いた季节を 越えた仆らは
今とても辉いてるよ
それぞれ描く 幸せのかたちは重なり
今大きな爱になる
ずっと二人で 生きてゆこう】

【有话想说,却说不出口
有时就是无法坦率
经历了伤感季节的我们
如今显得特别耀眼
各种勾画出来的幸福情景在这里重叠
如今,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爱
今后也两个人永远一起走吧】

One Love-岚

好想唱情歌

看最美的烟火………………

【自由に書いていいぜ
自由に破いていいぜ
何度でもやり直せるこのノート
ルーズリーフに記された
君が主人公のその物語】

【可以自由地撰写
可以自由地撕毁
可以重来多次的这本笔记
活页上记载的
主人公是你的那个故事】




绿谷出久为您表演原地爆哭 

被幼驯染和大三角迷晕的我
我这花心女人
他们真的好可爱啊啊啊我真是\(T∇T)/

像又不像的两人
一定会成为互补的挚友吧


唉不会画画也不会码文的我啊😂

读作讨厌,写作喜欢。

这张阿纲的眼神柔出水啊(」゜ロ゜)」以前怎么发现🙊【捂脸





啊啊啊柔出水
废久躺在病床上 废纲坐在旁边看
word🙊🙊🙊

我……控制不住我瞎拼的手/狗带



这是天使×2的故事!!!【挨打